三途径陌。

吃,朋我,策瑜,丐明,海陆,叹封,古王,枪天,庄信,包叶,伞修

还是加了滤镜的色好看……由滤镜发挥去了

修仙爆肝出来一个不太像的现充……emmmm ……色差好大啊难受极,明天继续,再肝一个像一点的欧神……。(bu

摸……摸鱼,有生以来第一次板绘上了色……以前都是和线稿一个色调涂涂

与那人是总角之交,少年时打闹成一片,平日里常常被黏着,只好拖着个大马猴儿似得到处走,不过游山玩水,倒着实快活。
后来他随孙太守四处讨贼征战,留在舒县的日子便少了,抽空便托人捎来书信一笺。
他说,这苍生之中,唯独希望我辅佐伴他左右,来日天下有你,有我...
我道我信你,但你得再让我多考虑考虑,他盯着我看,眸底笑意盎然,问有什么好考虑的,铺盖一卷和他走便是。
……
到了吴郡,攻下了太守府,和将领们谈笑风生,他那副乐呵呵的表情我也熟得不能再熟。
那是我认识的他,却又不是他了。
现回想起来,那人仿佛对每个人都这样,而不单单是对我。除却孙太守战死的那些日子,他就没有不笑的时候。他的笑能让晦暗的天空一下明朗起来,也能让人心甘情愿地跟着他走。
他的眼底总是蕴着笑意,笑是他的面具,对旁人这样,现在,我也一样了。
“来日天下,有你,有我。”
真的是这样想的?长叹一声,然而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。始终等着他有这一天,大家能心悦诚服地追随着他,名士满座,坐拥雄兵。
如今在这乱世之中,我们已足以自保了。这是我想要的,却又不是我想要的。
……
从执意要开仓赈灾,到斩杀于吉。
他开始抵触我的一切意见。
将我从他身旁调离,去管理丹阳。
…或许用流放更为准确吧。
他要的,只是个衷心耿耿的臣子,不是会顶他话,逆他意的人。
我好巧不巧,不遂他的心意。
是何时变成这样的呢?
从亲密无间落到如此境地。
……
他不听劝阻,斩了许贡,时至今日,其门客来寻仇,终于得手。
他被一箭射中面门。
我慌忙赶到吴县,他不让任何人见他。
我便一人进去照顾,仿佛又变回了孩提时代的亲密,他像个孩子般无助。
他说,“待我伤好了,我也不想折腾了,回巢湖去依旧放放风筝,喝喝酒吧。”
我应声,给他换药疗伤,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。
他靠着我,叹了口气。
“公瑾。”
“嗯?”
“如果我先走了,孙权与江东,就交给你了。他若不行,你自取之…”
“不会的,别说傻话。”
……
“公瑾,对不起。”
……
孙策死了。
我声嘶力竭的大叫他的名字,泪却早已干涸流淌不下。
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此事,我定是还在梦中。
我扑到床前看他最后一眼,长跪不起,直到被鲁肃拖开去。
回想这些年里,却一直是聚少离多。
他死前将孙权和江东托付予我。
“你哥不是圣人,也不是英雄,他就是他,他只是孙伯符。”
……
转眼已是他死后的第八年,前尘种种,恍若隔世。
那一天,曹操一纸战书送至江东。
曹军八十三万下荆州,兵压长江,劝降孙权,否则大军踏平江左,不留活口。
而连吴郡、交夷在内,江东兵力不过七万,且分散于各郡县,一时内无法抽调。
“主公当作决策,若降,不同于将领,地位定当大不如前。若战,则必胜;若败,投江向先主谢罪。”
“…战。”
借东风之势,火烧曹贼连船,大胜。
建安十三年秋,曹操兵败赤壁,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,余者撤归洛阳,不足五万众。
孙权政权平定交州。
天下割据,归于魏,蜀,吴。
……
恍惚间看到那人孩子般好玩,提着个风筝远远喊道。
“公瑾,快来——”

建安十五年,周瑜西征巴蜀,于江陵出兵之时一病不起,卒于巴丘,葬于巢湖。

时常会想,倘若时间倒流回溯,一切是否还相同。怅然叹息动身前去后厨准备糕点,漫不经心思绪飘忽,暮色余辉在眼前勾勒出少年人形象,微翘软发上镶着圈光晕,圣洁宛若天使。

那些往事早已逝去无痕,如同每一年教会门口秋季的梧桐叶,年年变黄,年年落了满街,却年年都不再相同。

他的形象在眼前也鲜活起来。那颗跳动的、炽热的心。
他说,我想活下去。

和大家一同活下去,小小的孩子这么祈愿着。

上苍赐予你爱,不是为了最后从你的灵魂里带走它。

我在生与死河流的彼岸看着你,等着你,等到寒冬消散,春回大地的那一天。

等到你我的愿望实现的那一天。

只要是与你相关的事情,我都不想轻言放弃。我的愿望一直以来,都只有一个啊,信乃。

不可觉察的低喃飘散在空气中消隐于无形。

门被推开,风尘仆仆的少年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,没有了厚重木门的阻挡,余晖满堂。

他的身影同脑海中的模样重叠,如同天使。
失笑于他的冒冒失失,眉眼微弯。

信乃,欢迎回家。

我曾有一个朋友。

命俦啸侣,志趣相投。
那时与他盘算计划了多少未来的伟大蓝图,却被意料之外的现实毁于一旦。

谁也没有裁判他人生死的权利,获得了选择开始的那一刻时就注定选择了结局。
也许从出世的那一天起,他就注定不被命运眷顾。

他走后的那年冬天特别寒冷。
我和沐橙两人过了一个最为孤独的年。
冬天在除夕夜里不知不觉过去,寒夜里的落叶被雨水浸透后贴在柏油马路上。万物凋零然而春天不会凋谢,十二点一过,它便在一夜间浸润全城,春天又复来,看不见的地方,无数新芽正在安静绽放。
不知是谁,效仿着他平日的作为折了一支桃花插在瓶里。

多么虔诚的祈祷也没有用处,你不会被神明眷顾,也不会有奇迹降临发生。
我对自己说。

……

翻身从床上爬起,伸手拭去颊上泪痕,窗口奋力泼洒进来的夕照将周遭的一切都镀上一层暖色光晕。
究竟还有什么不可以承认的呢?

那些往事早已逝去无痕,如同每一年巷口秋季的梧桐叶,年年变黄,年年落了满街,却年年都不再相同。

我梦见时间倒流回溯,他正趴在床旁,百无聊赖的掰弄着手指。
窗框上摆了一个被灌上清水的玻璃饮料瓶,瓶里插着支折下的桃花。

“叶修,醒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以后不要再折花了。”我道。

“这样很快就会凋谢了,出门去看的话,不论是今年的春天亦或是明年的春天,都会一直开放下去的吧。”

花和人,都极尽温柔。

今天是涂鸦庄介男神(๑•̀ㅁ•́ฅ)...图二线稿,它经历了什么变成了图一这种简陋的玩意儿....我不知道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?!真的!

无题。

占个tag,很早的一个段子了,意料之外被翻出来。没有排版,没有格式,将就着看吧。



明教与丐帮曾是恋人。

那天,丐帮寄来一封信,明教满心欢喜地拆开,却只见冰冷冷的四个字。
——丐帮在信上说,江湖不见。
明教攥着信,一言不发地去了酒馆。

他没有哭。

——丐帮说过,这人呐,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该喝酒,酒能消愁,心里便会舒坦许多。
他本不会喝酒,在西域时也只是夜行大漠偶尔喝口甜酒暖暖身子,哪儿能消受得了这中原的烈酒?
只消一碗他便晕乎起来,心里却仍难受得紧。明教将银两往桌上一拍,喊了声“再来一盅”,喉中便开始低声呜咽起来。
“死叫花子......”
再一碗下肚,明教扶着桌子站起来,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,胃里阵阵翻腾,运起内力压下呕意,他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。

已是寒冬时节,天空纷纷扬扬落下细雪。

街对面便是当铺。他走进去,一把扯下腰间金饰往柜台上一扔,伸着手胡乱一指,喊了起来:“你!把当柜上那琉璃酒坛子给小爷取下来......”
掌柜将那坛子递到明教手里边。
他眯着眼,定神细细端详那坛子。不错,确是丐帮的酒坛。
这个酒坛子是明教赠予丐帮的,那时见他对些琉璃小玩意儿喜爱得紧,便特地回西域托人铸了这么个酒坛。
他知道,丐帮平日里不够酒钱时便将这坛子押在当铺,过些日子收到保护费后再将它赎回来。但这次若不是明教来取走,怕是该永远留在这儿了。
他长叹一声,抱着酒坛子便晃晃悠悠去了长安西市中一条偏僻的巷里,那尽头缩着个老乞丐。
——这儿便是丐帮在长安的“家”。

他又想起丐帮的话。
“天大地大,哪里不是家。”记忆中的丐帮笑着,“纵使幕天席地又如何,有你的地方便是家。”
“有我的地方...便是家?”明教自嘲一般反复叨念着这句话,跌跌撞撞地走到巷子尽头,一头栽了下去。
无论怎么努力,朝圣言也比不上她的霓裳舞。他想。

恍惚间好似有人在唤他,明教迷迷糊糊睁开眼,瞬间便被人搂进怀里。
“小猫儿,害怕了?”那人轻笑,鼻尖抵上明教的发丝亲昵地蹭了蹭。
是丐帮。
明教抬头,泪水在眼眶里来回打着转转。
丐帮低头轻吻去他的泪,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认真道:“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,”丐帮吻了下去,至明教满脸绯红才放开,“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了?傻猫想什么呢。”
明教红着脸,点点头试图起身搂上丐帮。

——什么都没有。他的手从冰冷空气中穿过。
明教诧异地收回手揉了揉眼。
方才还微笑着的丐帮不再,目光所触及之处皆是一片苍白,怀中的琉璃酒坛早已冰凉。
明教歪着头,扯出一个微笑。

早该,明白的。

他有了侠义,有了威望,有了地位,有了财,有了命,有了美人..怎还肯屈于自己这小小明教。
明教转头看了眼角落里缩在破被烂袍里的老乞丐,认命般叹了口气。

早该明白。

三天后,丐帮携着一个只施淡粉轻脂的美艳女子来到这条巷子——他是来同老乞丐告别的,之后便准备带着这女子回到君山去,娶她过门。
看到明教时略微有些诧异,他正想上前去问询一番,旁边的老乞丐却开了口。
沙哑刺耳的嗓音,阴阳怪气的语调。
“嘿嘿,不用啦,这家伙早死透咯!”
“他怎么......”
“醉的一塌糊涂晃过来的,一头栽地下了,还发着高烧,一直抱着这酒坛子掉眼泪,”老乞丐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,拎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酒坛,“看着倒还挺值钱。”
“酒坛...是我的。”看不见他的表情,丐帮蹲下想将明教的尸身摆正,却因为早已僵硬无法弯曲直立又倒回雪地。
尸体的脸颊依稀可辨泪痕。

“我们走吧...?怪可怕的。”那女子毫不掩饰厌恶之情,掩着口鼻,拽了拽丐帮。“尸体有什么好看的...”
“...嗯。”丐帮应着,起身,再看了看明教便对老乞丐道:“我走了,酒坛子就留给你当了吧,换些酒钱。”
“好嘞!”老乞丐笑眯眯的挥挥手,又缩回那堆旧衣袍中。

两个人渐行渐远,只听那粉衣女子好奇地问道:“那尸体...那人是谁啊?看衣饰倒是像西域明教弟子..?哎,不过也是,明教怎可能落到那地步...”
丐帮打断她,“不过是一个旧友罢了。”

朝圣言也好,霓裳舞也好,招式没有伯仲之分。输了的,大概只是人。

大雪纷纷扬扬不断飘落,将天地重染回一片素色。

霜雪落满头,算不算白首?

#卖卖安利#全职群宣#国家赛是卖点(什么鬼

#群宣#【求k k的把包子身高分他点】

咳 那谁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叶修叶修叶修快来pkpkpkpkpkpkpk!!!”
“好 正好哥有时间 那就兑现一次承诺吧。”
“斗地主吧?或者二七王?哎呀要不要争上游啊?实在不行搓麻将也行啊要么KG好不好老叶你别不吭声啊叶不羞叶不羞叶不羞叶不羞叶不羞叶不羞!!!我知道了!你是想猜数字对吧对吧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让本剑圣坑死你吧!!!”
“……随便你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啊!!”
“所以说你把荣耀放哪里去了啊…”
如此正(mo)经(xing)的全职语c群不来一发么。
上面其实只是包荣兴的梦而已。
老板娘把哥扔过来用账号卡架在我脖子上逼我写了这个群宣。
哥只会荣耀啊写这玩意儿干啥。
……………老板娘我错了。
…总之这是一个很棒的群就是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禁娘苏不禁白。
无审核。
开放卡拟。
人、很、少空皮多。
其他的也没啥了 瞅瞅公告就好。
————少天说他来喊————
“重要的事情当然不能只说三遍啦!!诶你们听好啊本剑圣要开始喊话啦!!!!
门牌号155676370!!
155676370

155676370

155676370

155676370

155676370

155676370”
—————ˊ_>ˋ—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