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途径陌。

吃,朋我,策瑜,丐明,海陆,叹封,古王,枪天,庄信,包叶,伞修

我曾有一个朋友。

命俦啸侣,志趣相投。
那时与他盘算计划了多少未来的伟大蓝图,却被意料之外的现实毁于一旦。

谁也没有裁判他人生死的权利,获得了选择开始的那一刻时就注定选择了结局。
也许从出世的那一天起,他就注定不被命运眷顾。

他走后的那年冬天特别寒冷。
我和沐橙两人过了一个最为孤独的年。
冬天在除夕夜里不知不觉过去,寒夜里的落叶被雨水浸透后贴在柏油马路上。万物凋零然而春天不会凋谢,十二点一过,它便在一夜间浸润全城,春天又复来,看不见的地方,无数新芽正在安静绽放。
不知是谁,效仿着他平日的作为折了一支桃花插在瓶里。

多么虔诚的祈祷也没有用处,你不会被神明眷顾,也不会有奇迹降临发生。
我对自己说。

……

翻身从床上爬起,伸手拭去颊上泪痕,窗口奋力泼洒进来的夕照将周遭的一切都镀上一层暖色光晕。
究竟还有什么不可以承认的呢?

那些往事早已逝去无痕,如同每一年巷口秋季的梧桐叶,年年变黄,年年落了满街,却年年都不再相同。

我梦见时间倒流回溯,他正趴在床旁,百无聊赖的掰弄着手指。
窗框上摆了一个被灌上清水的玻璃饮料瓶,瓶里插着支折下的桃花。

“叶修,醒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以后不要再折花了。”我道。

“这样很快就会凋谢了,出门去看的话,不论是今年的春天亦或是明年的春天,都会一直开放下去的吧。”

花和人,都极尽温柔。

评论

热度(8)